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市场形式 > 正文
军改中的俄罗斯BTG战术营 遥远的大国梦和悲催的现实结合体(1)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6-29

  自老睡王上任以来,普大帝好不容易过了四年的悠闲日子到了头,其实,这事儿也不能怪普大帝。

  老睡王还生活在老布什年代,比特靠谱要“先进”的多,认为美国还是能左手拳打北极熊右手掌推小兔子左腿拖约翰牛右脚踩高卢鸡同时还能飞起一脚踹倒世界第三的伊拉克,认为美国还是天下会的雄霸能打遍天下。

  就在几个月前,睡王还挑了一波事儿,波兰和乌克兰摩拳擦掌,一个准备威胁一把加里宁格勒,另一个准备收复一下分裂的国土。

  结果,两面三刀的波兰被普大帝按墙上好好教育了一顿,积贫积弱的乌克兰,看着一个接一个集结的大毛陆军战斗群BTG,直接怂了。

  至于背后的北约军团,原本指望着能够看一眼俄罗斯陆军剩下的几个钢铁怪物师,结果连影子都没见着就收兵回营,不得不让英国皇家海军亲自下场想挽回颜面,至于最后的结果…大家也看到了。

  国防这玩意儿,讲根源都是烧钱烧的,别看大毛这些年GDP一直没有进全球前十,但人家最近十年来每年一直维持着500—700亿美元的军费支出,如果不是要维护庞大的核武库和核潜艇舰队,大毛的常规军力也不至于见天忽悠人来买这买那了,弄个苏—75还要成天被人找爹…至少人家好歹弄了57和75出来,总比英法的“风”系列停在PPT上强。

  加上这么一段,是让大家理解目前大毛的状况,大毛心底里还是认为自己是世界老二的,但是身体上不行,即使是每年投个700亿,还赶不上小印度,最多也就位列第四。

  至于前二,那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差距,就算把平价购买力因素加成进去,最多也就是超过印度,要赶上兔子,这个数值还是偏少,至于鹰酱,那更是仰望的。

  2007年,受够了两次车臣战争窝囊气的普大帝在完成了对俄罗斯政治整合后开始推行军改,自红军以来唯一一个中尉军官的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上任,而且还是预备役的中尉。

  谢尔久科夫一上任,就以雷霆手段开始军改,有不完全资料显示,在他担任俄罗斯国防部长的五年时间里,一共解散了超过十万个军事单位、分流二十万军官,同时全面压制了所有的军工联合体,一句著名的“你们生产符合我们需要的武器,而不是你们想卖出去的武器”,成为了谢氏国防部的至理名言。

  尽管师改旅、精兵简政、重塑生产—使用后勤体系等措施让俄罗斯联邦政府军队一度恢复了强大活力,2008年南奥塞梯战争,向全蓝星展现了俄罗斯军级单位的快速动员和对预设作战方向的全面打击能力。

  但从没有在军方高层任职过的谢尔久科夫明显对俄罗斯军方的各种规则、训练、运作缺乏全面了解,普大帝曾适时的总结“那些军事训练的事可以交给内行来做,谢尔久科夫的主要工作就是机构管理”,果不其然,在谢氏不断爆出丑闻后,普大帝果断拿下谢氏。

  于2012年应梅德韦杰夫推荐,启用俄罗斯联邦英雄、大将绍伊古为国防部长,这位从预备役上尉直接提拔为少将,从此在俄罗斯政治高层和军队高层混迹20余年的前俄罗斯救援队长,继续了自己的老本行,紧急救场国防部同时将俄罗斯军改推向了新的一页,真正重塑了俄罗斯联邦军队应对现代战争的能力。

  2012年,绍伊古上任后发现,尽管经历过南奥塞梯战争的胜利,但整个俄罗斯军队士气普遍不高,没有足够的基层机关和军官、没有足够的现代化武器装备甚至在可预见的将来都无法配备足够先进的武器装备。

  义务兵和志愿兵的比例严重失衡甚至大部分陆军单位连编制员额都无法保证、军事文化断层军人没有荣誉归属感等等等等。

  而俄罗斯外部环境十分恶劣,传统盟友叙利亚等国正被拖向毁灭的深渊,而俄罗斯的国力显然不能支持一场师以上作战单位远离国土两千公里以外的地方打一场旷日持久的高烈度战争。

  谢氏的改革中,陆军战力提升最为关键点,就是师改旅以保证部队编制的灵活和机动,增强多任务类型的完成能力。这也是蓝星扛把子鹰酱和陆战之王兔子正在做的。

  但具体到俄罗斯…连有效编制都凑不满,你还改个什么劲啊?于是谢氏一条路走到黑,撞上南墙也不回头,直接提出了师改旅的后续方案————旅改营,简单粗暴。